首页 >民生杂谈

虽说中国单机游戏还在拓荒阶段但也不能这么

2018-08-25 21:16:46 | 来源: 民生杂谈

虽说中国单机游戏还在拓荒阶段 但也不能这么骗玩家

当徐化宣称,他要做一款中国人自己的3A大作、纯正的“沙盒游戏”时,没人能想到,游戏里竟然真的只有沙。

当徐化宣称,他要做一款中国人自己的3A大作、纯正的沙盒游戏时,没人能想到,游戏里竟然真的只有沙。

而此前在预告片里出现的,用虚幻引擎4素材商店里的素材拼凑出来的太空、雪原和森林,都没有出现在这款叫《幻》的游戏里。

游戏的制作之粗糙,在Steam这样鱼龙混杂的平台上都算是罕见的,人物动作僵硬,bug没完没了,特效直接用的是虚幻4教程里的示例。

游戏的核心玩法是捡垃圾,不停捡垃圾。有人玩到最后一个主线任务,按要求收集了99个材料,发现按钮点不了。回头一看官方出了修复补丁,赶紧更新;再进来发现同一个任务的材料需求变成了3200个。

难怪团队宣称这款游戏玩十年都不会腻!这是互联时代的产品军规快速迭代啊。

这款消耗了玩家们3年的期待的情怀之作在上个月开始发售,引发的口碑危机堪比国产版深夜食堂。扣掉退款用户,标价98元的《幻》在Steam上吸引了1000多个玩家下载,但其中有700次下载是免费Demo时期的记录。

徐化曾说,《幻》要让中国游戏复活,要和索尼合作登上E3,要打入欧美市场。

现在看来,他的作品成功地爬上了耻辱柱历史第二高的位置,仅次于1997年的《血狮》事件了。

01

游戏媒体机核的联合创始人赵夏,可能不会同意我以上的说法。

在这轮负面舆论潮里,因为长期帮徐化和《幻》站台和宣传,机核也被玩家骂得很惨。机核先后为幻制做过两期访谈节目,《幻》的任何新动向都会第一时间登上机核,机核的人还曾经在评论区里怒怼阴阳怪气的读者。

他们把《幻》捧得太高了,结果这是个连结局都没做好就开始卖的游戏。一个游戏媒体盲目追捧劣质项目,在玩家眼里,傻和坏必定占一个。

但赵夏出来发声明,言辞中没有展现太多悔意,也没有对徐化的作为表示批评。最后还用一句话把玩家再得罪一遍

那些从头到尾就没给过任何人支持,而只等着看笑话消费别人失败的人们,祝贺你们再一次找到了绝佳的机会。

其实站在赵夏的立场,他确实也很难公开对徐化和《幻》给出太负面的评价。这不仅是站在支持国产游戏的立场上,还因为徐化是他表哥。

徐化上高中的时候就住在表弟赵夏家里。那时候徐化游戏打得很好、会写诗,有许多新奇想法,自然而然成为了赵夏眼里的小偶像。赵夏对游戏热爱也被徐化熏陶的,以至于当时他妈妈一直觉得徐化把赵夏带坏了。

小时候就展现出创作天赋的徐化,长大后很长时间里做的是导演和编剧。他曾经给陈可辛写过剧本,拍过一部电影,叫《醒来吧宝贝》。电影的豆瓣评分7.3。有人觉得电影很装逼,也有人顶礼膜拜,觉得片子探讨了很深刻的哲学问题。

2012 年他在机核讲陈星汉的《Journey》,说这款游戏充满佛法和禅意,太伟大了。他顺便给自己的电影《醒来吧宝贝》也做了宣传,解释了电影里的佛学和禅意元素。表弟赵夏在旁边说,对,这电影太牛逼了,我没想过一部电影能拍这么好,大家看了预告片就知道了。

徐化的东西,永远是预告片最牛逼。

2015 年,《幻》的宣传片在机核首发,太空、雪原、森林,各种机器人、快速切换的镜头、谜一样的自白,处处都是禅意。同时

虽说中国单机游戏还在拓荒阶段但也不能这么

,游戏宣称将会登陆 PC、PS4、XBOX 三大平台,支持VR,还有陈星汉亲自担任顾问。

而事实证明预告的东西大多是没有的。但徐化确实在游戏里埋了一些别的彩蛋,不断更新的海量互动文字。

游戏中将鼠标移到一些你要捡的垃圾上,就能看到徐编剧给你们留的赠言,比如我猜想,喷子们一定是屁眼被人堵上了,才能用嘴放屁 ;或者,我强奸过很多女人,大部分事后都给我留了号。

02

赵夏和机核表示委屈的核心逻辑是,他们觉得自己倾尽全力支持《幻》,本质上是支持中国游戏进步,是善意。善意的行为,为什么要被骂?

因为中国游戏的进步不能靠善意支撑。

赵夏说自己经常思考机核到底是不是一个媒体,翻译一下,就是如果我不把自己定义为媒体,那么保持客观就不是必须的。但就算我不是一个媒体,作为一名有觉悟的党员,也要谨记红红脸,出出汗、让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常态的指示吧。

长久以来许多游戏厂商和媒体的强绑定、业界软文满天飞,让我们差点以为游戏媒体就是收钱办事的地方。但其实以前做游戏媒体是很有门槛的。

中国第一本游戏杂志是93年创刊的《Game集中营》。在那个资讯不发达的时代,玩家选择一款游戏几乎完全依靠杂志的攻略和介绍。那些年的《络世界》、大软这些杂志看起来穷酸,其实都是拿了IDG投资的。最高的时候,大软每个月要向主管单位交70多万光刊号使用费。

高门槛媒体带来的是高门槛的部和高质量的内容。90年代曾经有玩家给《Game集中营》写过一封信,说什么时候能在你们杂志上看到中国人自己的游戏,以贵刊的影响,相信振臂一呼,一定应者云集。

杂志社的回复,专门写了一篇《乌鸦乌鸦叫》,痛陈了中国游戏的一系列问题:盗版主机火热,原创游戏少,卡带昂贵、游戏门槛高,还有舆论对电子游戏的妖魔化,

杂志人轻言微,何以负此大任,真是错爱啊振兴中国游戏业的回天良药,我们开不出。

《Game集中营》后来改名为《电子游戏软件》,也就是老玩家口中的电软。

后来的电软哪儿都好,就是喜欢吹世嘉。许多人听信了当时的天师的话,或是买了SS领略被他吹上天的《武装雄狮》,或是在索尼PS2和世嘉DC的摇摆中选择了DC。

世纪之交,一台DC机加上两盘游戏,两千多块钱,对年轻人来说是重大开销了。世嘉因为DC的惨重失败彻底退出了游戏主机市场,电软也因此损失了一批读者,被后继者《游戏机实用技术(UCG)》超了过去。

再到后来,论坛社区兴起,在国产单机游戏漫长的沉寂期中,玩家们找到了抱团取暖的新方式。传统游戏媒体携手走到了消亡边缘,重新回到了攻略书的定位上去。也是在这段时间,普通工薪族也能消费得起游戏机了,玩家们开始更多地讨论PS3和XBOX这些新奇玩意。

2010年,一群xbox-sky论坛上的玩家,想办一个不分阵营大家一起讨论游戏的玩家社区,于是有了机核。徐化和赵夏都是机核的创始成员。

猜你喜欢